当前位置: 垦派科技 » 网络知识 » 网络投稿 » 正文

王虹莉:开放计算先行者的道与路

30年前,中国的服务器产业仍处于由0向1的阶段,玻璃房子里的服务器是当时最封闭的事物之一;20年前,中国互联网起步,中国与海外IT厂商用寥寥几款通用服务

30年前,中国的服务器产业仍处于由0向1的阶段,玻璃房子里的服务器是当时最封闭的事物之一;

20年前,中国互联网起步,中国与海外IT厂商用寥寥几款通用服务器来支撑当时尚未成熟的互联网市场;

10年前,中国互联网以让世界惊叹的速度爆发。IT的软件开源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IT硬件的开源也开始萌芽。

最近的十年里,从最早的“百团大战”到后来的BAT三大巨头与TMD三小巨头,行业的发展用“飞速”这个词来形容都让人觉得太慢。中国的开放计算也发展成为比肩全球的一大“流派”。

有句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当年杀入开放计算的企业也不少,但在客户既要定制化服务又要降低投资金额的情况下,不少企业都是浅尝辄止,有些企业进进出出却始终没有成果;而却始终有一些企业坚持在开放计算领域深耕,并且积极与各种行业机构开展合作。这其中,尤以浪潮最为醒目。

2009年,时任浪潮集团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的王虹莉,带领一支“奇军”开始了中国最早的开放计算架构的尝试。当时看来,这是一款极度定制化的项目,但从后来的进程来看,整机柜服务器后来不止成为浪潮的明星产品,同时也成为中国开放计算的典型代表,“定制”和“开源”往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中国市场的成功,让浪潮开始与全球开放计算组织牵手,先后成为OCP、Open19的核心会员,让浪潮不仅成为开放计算的先行者,同时也成为开放计算的集大成者。

是什么让浪潮拥抱开源?开放计算的落地过程中又有哪些可被借鉴的道与路?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了位于美国OCP峰会地举办地圣何塞,并且在这里有幸采访到了浪潮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互联网行业部总经理王虹莉。

开放计算满足客户差异化需求

OCP,全称叫做Open ComputeProject,是由FaceBook发起的旨在为大规模计算提供开源的服务器交付、存储、数据中心硬件设计等服务的项目。从2011年发起到如今,OCP已经走过了8个年头,也成为数据中心乃至于互联网基础设施领域的风向标。而提起浪潮与OCP组织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

当时,浪潮发布了符合OCP标准的整机柜服务器OR系列并且首款基于Intel Skylake平台浪潮ON5263M5服务器通过OCP认证,这可以看作是OCP组织对于浪潮贡献度的充分认可。而这一次,OCP峰会的主题叫做“一起开放”,更是与浪潮一贯以来坚持的“开放计算”理念不谋而合。

如今,“开放”概念在IT领域经过了千百家大中小企业的验证,已经成为了行业共识,越来越多的企业基于同一套标准和同一个框架下实现协作开发,共享应用成果,这样也才保证了OCP组织的高效和可持续发展。就比如刚才提到的Skylake平台,早在2017年浪潮就与OCP联合发布一款名为SanJose Compute Sled的开源计算,将所有设计文件和规范均向业界开放,供其他成员学习和效仿。

浪潮集团高级副总裁王虹莉

“浪潮同时加入了ODCC、OCP和Open19 三个开放计算组织,这些组织的核心目的是构筑基于新标准的产业生态,浪潮等方案供应商在产业化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浪潮可以在技术标准开发和测试中,让这些标准更为可行和完善,减少不必要的技术成本,另一方面,浪潮可以高效协同产业上下游为这些标准做好产业配套,缩短从技术标准到应用的产业落地,”王虹莉说,推进开放计算发展的这十年时间让她看到开放计算对于更高产业层次的价值。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许多服务器企业折戟在互联网行业,在进入这个行业的初期,作为项目负责人的王虹莉也觉得压力倍增,但这却反而增强了她对于互联网市场的坚定信心。早在2008年的一段采访中,时任服务器存储营销本部产品部总经理的她就预言了互联网对于未来服务器市场的推动作用——“互联网快速发展会对浪潮的增长率带来大的贡献”。

事实证明了王虹莉的判断。2010年,浪潮推出了业界首款整机柜服务器SR 1.0,早于天蝎组织(ODCC的前身)成立2年。浪潮SR整机柜服务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天蝎标准的制定,背部无线缆风扇墙以及机柜管理模块RM集成到电源等很多设计思路,直接被天蝎标准采用,并延用至今。这个时间甚至比FaceBook发起OCP的时间还要早了一年,足以证明浪潮在互联网市场中的远见。

就这样,身兼OCP、ODCC和Open19三大成员于一身的浪潮,具备了更为广阔的行业事业,也使得它能够并取多家之长,推进优势融合。比如针对互联网客户的需求来说,有些客户倾向于OCP的标准保证节点负载均衡,有些客户倾向于ODCC的标准采用更好密度,对于许多企业来说这种“向左走,向右走”的问题非常棘手。但是浪潮就能够针对两种场景进行实测与自定义优化,为不同需求的客户提供差异化选择。

倾听客户心声,走向全球化

正是有着这样全球化的视野,使得浪潮服务器在短短几年时间从中国第一走向全球前三。我们知道,美国和中国是全球份额最大的两大市场,是互联网应用的大国,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Google、Amazon、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网站都是互联网应用的大户。

从全球的市场规模来看,美国目前占据40%,中国还不足20%。这就好比是每个家庭的财富程度不同,消费理念也就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在基础设施层面与中国差异化的原因所在。

而在IT的互联网领域,中国也并非是无法超越的。与中国类似,短视频在美国也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由抖音变身的Tik-Tok在美国也是风靡一时。不过相比之下,中国的人口红利更为明显,因此对于数据中心的大流量与高带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能够在应用层面推动数据中心的不断发展,这也是生态使然。

说到生态,不仅仅需要终端的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也不仅仅需要后端的数据中心支持,更多的还需要中间层面的边缘计算能力。在本次OCP大会上,特别提到了边缘计算对于未来数据中心发展的推动作用,包括我们热门的物联网、5G、人工智能等概念,也都离不开边缘计算的支持与辅助。

那么对于这个问题,王虹莉又是如何考虑的呢?

“从智能家居到汽车,从工业互联网到新零售,这几个领域的发展促进了对于边缘端的计算能力的诉求和反应的诉求。反过来讲,边缘的增加会促进端的数量的增加以及端的各种智能化的体现。因为一方面它解决了端的反应能力和计算能力的这种挑战,另一方面它又会促进云端的数据量的增加和云端的计算力的增加。我认为边缘计算会起到很大的拉动作用”。

据悉,目前浪潮业务覆盖了117个国家和地区,有8个全球研发中心、6个全球生产中心以及2个全球服务中心,其中最先进的硅谷工厂建设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这家工厂在智能化的属性上甚至比济南工厂还要先进,可以大大提升生产效率、节约成本、保障品质一致性。这会对我们在全球的布局起到很大的支撑作用”,王虹莉笑着说。

更多关于云服务器,域名注册,虚拟主机的问题,请访问垦派科技官网:www.kenpai.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垦派科技 » 王虹莉:开放计算先行者的道与路

相关文章